内容列表

 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师资队伍 > 教师随笔
我的教育小智慧(汪琼)
作者(来源):汪琼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3-12

有一种力量叫教育

汪琼

《教育的理想和信念》一书中谈到“教育的力量”时曾这样写道:“良好的教育一定能够给无助的心灵带来希望,给稚嫩的双手带来力量,给迷蒙的双眼带来澄明,给屏弱的身躯带来强健,给弯曲的脊梁带来挺拔,给卑琐的人们带来自信”。是的,当我开始动笔写这篇教育小智慧时,不免就想到了一位可爱的学生——小飞飞。

担任二年级三个班数学教学工作的我,早已熟知二年级的个别同学非常调皮,单单是教学,没有什么难处,但唯有那个重要的任务就是“育人”。面对这么一大群时而安静时而没有约束的孩子,不禁感到无奈,尤其是碰到同事眼中的“奇葩”——稍有“个性”的那几位同学,我顿时产生无力之感,该如何教育?该如何在课堂上进行正常教学而不被打断?这些疑虑便成了我时常会思索的难题。

不过,常言道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,虽手段不够光鲜亮丽,但也算是能解决问题。

小飞飞是位极其坐不住的孩子,长得“虎头虎脑”,甚是可爱。课堂上嘴里还习惯碎碎念,一旦碰到难题,嘴里马上就絮叨着“太·难·了,我·不·会”,这语调配上摇头晃脑的身形,使我哭笑不得,分明是懒,不想做题,还找“老借口”。哄也不是,凶也不是,只得干瞪眼,心中暗想:我听不见,我听不见,此人“忽略不计”。一日午餐后,飞飞小朋友到办公室找我告状,结果看到我桌上有糖,立马把他来找我的目的给忘了,只是食指点着嘴唇愣愣地看着我,发出“吧唧吧唧”之声。

我疑问:飞飞,有什么事儿吗?

“恩,恩”(吧唧吧唧,眼神稍显无辜)

一旁的同事算是看明白了,暗示说:“老师,你们小朋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”。

心中一计呼之欲出,至此签下了我和小飞飞的“条件合约”。条件简单,只要上课认真不碎嘴,认真写课堂作业,该订正的作业不拖延到次天,必须当天订正完毕。如果能做到,那么我有糖,就少不了小飞飞那份。这个看似“不平等”的条约,但也发挥着它的微弱作用。现在课后,每每看到小飞飞同学,不是跟着我让我批改计算本,就是盯着我批改他的订正,甚至有一次,一定要批改好,才准我吃饭。但也时常看到小飞飞同学跟着我“走南闯北”——奔走各个教室,嘴里只有一句“老师,给我一颗糖;老师,给我一颗糖”。

(很想对小飞飞说:咱都这身材了,还是要少吃糖。)

这个用吃食引诱的方法虽不上道,对于真正的教育者来说,上不了台面,但对于飞飞来说,也算是“对症下药”吧!

飞飞还有一个特点:懒,非常懒,非常非常懒。课堂上懒惰,不想写字这个坏毛病,还是很难改善的,直到那一次的发现······

一次数学课前,针对“分拆为乘与加”这一内容,琢磨着如何把这么枯燥又重要的一堂课,上得生动有趣点儿?猛然想到,可以找找经久不用的彩色塑料棒来进行教学。课中,我要求利用彩色塑料棒搭建各种形状,如房子,五角星,大树等,并探究一定数量的塑料棒,通过动手操作,亲身体验搭建过程,从而掌握一个数可以分拆为多种乘加形式,为有余数的除法做准备。这个要求是属于有难度的,当我讲好要求,全班开始动手操作后,我走去小飞飞身边,想跟往日一样,唠叨几句“快写”、“抓紧时间”之类的话语时,我愣住了,满眼的不可置信。他,他,他居然乖乖地按照我的要求,学具在课桌上摆着,自制的表格在椅子上放着,他就这么安静地坐在地上,就着椅子填写着表格,没说难,也没唠叨。立马拍下此景,以示表扬(小飞飞同学喜欢臭美滴让人给他拍照)。

由此,我也发现并更确信,孩子们都喜欢有趣的课堂。如何教学?如何教育?都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,更需要我们教师用我们的智慧去教学,去教育。虽然我不一定是一个智者,只是一个比学生“多半桶水”的学习者,但我相信,教育的力量无限强大,只要能坚持,只要有耐心,只要愿意去发现,我们就能充满力量——解决各种教育问题的力量。

总而言之,“爱在左,责任在右,走在生命之路的两旁,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,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,使穿枝拂叶的莘莘学子,踏着荆棘,不觉得痛苦,有泪可流,却觉得幸福。”也许,我不能成为冰心笔下那个随时播种便能开花的人,但我可以做一盏明灯,在孩子们遇到困难,徘徊不前时,用智慧与有力的教育给他们帮助与指引。

20131

| 城市学校少年宫 |新生报名|招生管理| 网站管理 | 后台管理 | 联系管理员 | 版权所有:上海市实验学校附属小学
您是本网站第登陆用户
地址:徐汇区天等路75号 邮编:200237 总机(学生求助电话):54292687转各分机
建议使用IE5.0以上浏览器 建议采用1024*768的分辨率

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39号